人间有味是清欢

今日之缘,明朝逝水

【伞修】家有考生(1)

*私设如山,OOC有

*18岁伞x24岁叶,年下攻日天日地还能撒娇有那——么可爱!

*对林微因的铁丝网窗子的怨念和浙江草鱼的哈哈哈让我写下这样的设定,不管,给伞哥最好的

叶修急急忙忙从警局赶回小公寓,不意外地看到窗内透出柔和的暖黄色光。他摸了摸鼻子,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十点半,不算太早却也不太晚。他心里暗骂小混蛋不省心还不睡,脚上却不由快了几分。

等到他转动钥匙打开大门,就看见小混蛋整个人趴在书桌上,戴着平日里学习专用黑框眼镜,胳膊肘下压着本五三,居然就这样睡着了。叶修颇有点哭笑不得,只感觉笑哭的emoji也表达不出他内心的万分之一。当初搬进来时叶修本想给他腾个书房出来,他也记得当时他和叶秋哥俩高考时满屋的曲一线薛金星王后雄,很是担心了一把小混蛋的卧室空间。谁曾想学霸就是学霸,眼见苏沐秋每天轻装上阵的惬意模样,叶修就不由感叹了一把苍天不公。只不过随着日历一张张撕下来,他和苏沐秋也免不了忐忑不安,客厅的小书桌上的书不知不觉就高了几层。

叶局把夜宵搁桌上,就手法轻柔地开始摇晃睡着的人。叫高三生起床是个技术活,你必须有耐心,爱心,责任心,不能放任他睡,也不能让当事人抗议“叶修你把我摇晕了”。苏沐秋一睁眼就看见了桌上的夜宵,立马就伸手去够,被叶修一把抓住手:“洗澡睡觉去。”

小混蛋眨眨眼,老大不情愿地站起来:“就吃一口……”他那双眼还不自觉地看着泡沫饭盒,猜测今晚是什么。青春期的少年长得快也饿得快,苏沐秋的饭量很对得起他一米八的身高和匀称的少年体型。

“凉面。”叶修见他那表情,随口揭开谜底。“快去洗澡,洗完了记得喝牛奶。”生长痛需要补钙来缓解,不过叶修也寻思着这牛奶是时候停了,省得走在一起人都觉得他是小的那个。只不过这是高考,还停不得。

高考。这两个字蕴含的能量让身经百战的叶大大也心头一紧,他当年不顾家里人反对硬填警校,但因着体检政检都顺利通过,反而比弟弟叶秋轻松许多。而叶秋带给他的可怕印象就是高考使人暴减二十斤。

前几天作为兄长参加了高三下三月考的家长会,班主任三令五申让家里人做好后勤保障,叶修嘴上应着,也上了心,让小鬼回叶家大宅方便照顾。小混蛋却用沐橙中考给挡了回来。对方镇定自若的气场让叶修感觉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憋屈,索性放任自流。

但工作狂叶局的下班时间却悄悄提前了。

苏沐秋乖乖去洗澡了,叶修倒了两杯热牛奶,就着凉面狼吞虎咽起来。等到他解决完夜宵,苏沐秋已经换上睡衣急急忙忙冲出来了。看见只剩汤汁的盒子他啊了一声,很失望的样子。叶修几乎要投降了,但还是绷着脸把牛奶杯子推了过去。冷静,叶修,你是个成年人了,但是苏沐秋……

苏沐秋已经满十八岁了诶。

叶修恍惚里想起苏沐秋周岁时的事,其实彼时他只五六岁,这事本是大人说笑一般说给他听的,但是小混蛋上高中后与他同住这三年,那段记忆反而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苏爷爷和叶爷爷当年是老战友,苏爸爸和叶爸爸也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但叶爸爸结婚生子比较早。苏沐秋因此比叶修小了好几岁。他出生时身体又弱,苏家提心吊胆地养至周岁,叶奶奶出了个主意,给小孩儿办个抓周礼,请亲朋好友德高望重的人来给他压压福气。叶家爷爷自然是最佳人选。

叶爸爸和叶妈妈也就带上叶修叶秋两兄弟去看弟弟了。其中又属终于能当哥哥了的叶秋最兴奋。叶修就玩着他的玩具手枪。

根据各大狗血不狗血的小说来看,抓周礼定律只有一个,就是搞事。所以当叶修感觉有一双手在拽他的手枪时,坚定不移地一扯——

小苏沐秋就撞进了他怀里。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还是苏爷爷圆了场。“小秋以后要和爸爸一样做警察呀?”

小孩咿呀两声算是回应。叶修听到关键词也开始点头,而叶秋一脸懵逼。

三年后苏沐橙出生之时却没了喜庆的气氛。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不足以冲刷这个家庭的父亲因公殉职的哀痛。叶修那时分配到的任务是带着弟弟们玩。小孩儿也知道气氛的异常,坚持要守着妹妹。三个孩子和一个婴儿对坐了一下午。苏叔的灵堂就设在另一边,叶修听见窗外隐约的哀乐与哭声,感到模糊的不祥。

这种不祥很快应验了。兄妹俩的母亲,那个害羞又温婉的女子承受不住打击,在与病魔的抗争中节节败退,最后输掉了生命。

只剩苏老爷子并兄妹二人。

在苏爷爷的葬礼上,叶爸爸牵着苏沐秋的手,苏沐秋拉着苏沐橙的手,叶爸爸用他永远镇定又坚定的语调宣布,苏沐秋和苏沐橙今后就是他们俩兄弟的弟弟妹妹。“要照顾好他们。”他郑重地说。

其实叶家的双胞胎早就自觉履行了哥哥一职,叶秋很快就发现了妹妹的好处,叶修则更关注苏沐秋。小孩儿长得飞快,已经看不出小时候的病弱样,也没有妹妹的一团稚气。他是苏家的小男子汉了。

叶修想到这,突然想到他也是弟弟。

“叶修,进来睡觉了。”苏沐秋毫不客气地招呼着。

——本来是弟弟。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