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

今日之缘,明朝逝水

【伞修】家有考生(2)

*私设如山,OOC有

*长短不定的甜蜜蜜日常

*18岁伞x24岁叶

*写文真累给太太们笔芯

叶局这几天啊,挺忙的。

不不不不是有重大超恶劣案件,也不是有逃犯挟私报复【小声】惹到我们局吉祥物不被叶局弄死……

是私事,咳,就,他家弟弟的事儿。不不不不是叶局他双胞胎弟弟……你这人事儿也忒多,就那,小苏你知道吧?

这孩子眼瞅着也十八了,喏,这不五月底了吗。

叶局最近是挺忙。本来他心里一心就是苏沐秋高考这事儿,搁心里堵得慌,恰又逢着这个月颇有些风平浪静,冯科就给他销了两周假。他刚要表一表和同事共建社会主义的决心就让老冯堵回来了:

“小叶,你家崽高考了你不回去守着?”

崽这称号是叶修带着被同学欺负了的苏沐秋找场子后叶秋亲情馈赠的,原话是“哥我看老母鸡看崽也就这水准了”。叶修扯扯被打淤青的嘴角全当回应,手安抚性地捏了捏握着的苏沐秋的手。

小孩还没回过神来,叶修于是就有点担心。就凭他一板砖抡人脸上的英姿身体就是没问题的。问题是他是不是把那熊孩子刻薄话听进耳里。大丧门星,小丧门星,克爸克妈克死爷……叶修又感觉到手痒。

他很想做点违背人设的事儿,比如用嘴遁振奋小孩的精神,但是他只沉默着抱住小孩儿。没事的啊,还有我呢。他用小指勾住小孩的小指,用心把自己的力量渡给对方。你看,我在呢。

于是他们又莫名回到了周岁宴上的姿势,不同的是心情。

再回到现在,虽然叶修内心总有一种答应了就输了的感觉,但是想到苏沐秋已经十八了,他还是勇敢地踏上了休假的道路。首要问题是做饭。

……吃外卖行吗?

当然不行。

正当叶局放下屠刀洗手作羹汤的时候,门锁轻轻地开了。苏沐秋回来了。

这小子是不是又翘了学校的晚自习。叶修想。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他不清楚今晚他们是否要上晚自习,不过不管答案如何它们都逃不了被翘的命运。

苏沐秋没吭声,换了拖鞋后抱着书包盘腿坐沙发上了,眼睛直勾勾盯着墙。也只能看墙,电视打他俩住进来第一天就被拆了。

这状态不太妙。叶修确定锅里的汤已经入味了,于是就改小火温着,扯了围裙去看苏三岁了。甫一坐下就被小孩往他那边拉扯,叶修只得顺他的意坐过去,立刻就被小孩儿抱了个满怀。

得,一岁和八岁和十八岁没啥区别。叶修也是很无奈。书包被小孩儿挤下了沙发,整个包都散发着“我好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气息。苏沐秋似是不满意他的走神,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在他前胸蹭来蹭去,跟只大金毛似的。

叶修只好单手搂住他,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揉头发顺顺背脊,真感觉养了只大猫,但这亲人的样子又像大狗……叶修走神着,感觉可以把养只宠物提上日程,他绝对已经积累了足够经验,不管是怎样的主子都能伺候得舒舒服服。

小孩儿,不,青年的手攀上了他的脸,强硬地让那双似乎不经意的眼睛正视自己。“叶修,”苏沐秋说,“我不开心。”

是是是,你不开心。

那怎么办?哄哄你呗。

叶修就问:“怎么了?”

苏沐秋用脚去勾了勾书包,气哼哼地把一张数学卷子拿出来:“我不开心。”

实话说看见卷子一瞬间叶修头都大了一圈,他哪还记得高中数学学了什么,只得嗯啊地应付两声。

苏沐秋却很严肃:“叶修你得正视这个问题,”他用力摇晃着那张可怜的试卷,“你看看这分数!”叶修就配合地睁大眼,88,很吉利的数字,再看看满分100,不错了啊。苏沐秋上上下下看了叶修几遍,最后丧气地抱住了叶修。青年人已经可以把叶修抱个满怀了,说实话,这让叶修挺失落的。

唉,青春期的少年根本无法理解嘛。叶修一边喝汤一边想着。

不过,至少他的烦恼变成了这种琐碎无意义的东西了。真是太好了。

*第二弹,一个觉得自己考差了的伞和一个觉得自己已经不懂青少年的心的心累叶

*主要想写拥抱

评论(2)

热度(31)